歷史

當前位置:傳統文化>歷史>專欄>歷史的襠下>正文

  • 上官婉兒:站錯革命隊伍的女公務員

    來源:文/蘇塵  發布日期:2019-04-02 16:18

      社會的浮躁容易讓人娛樂化,而對于歷史的態度也是這樣。人們習慣了用噱頭來吸引各種眼光以達到營銷的目的,我們才不管什么是真相,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知道的,都不是真相。

    上官婉兒的墓志銘一經出土,頓時引起了巨大反響,而人們的關注點在于如何盡可能多的曲解和找樂子,于是,上官婉兒成了連嫁父子二人的淫娃蕩婦,成了翻手覆云的陰謀家,成了我們所熟知的上官婉兒的背立面。事實果真如此?事實當是如此。

    上官婉兒:站錯革命隊伍的女公務員

    資料圖


    出身名門卻掖庭為奴

    出身名門的上官婉兒在出生當年(公元664年)因其祖父上官儀站錯了革命隊伍被武則天殺害,剛出生的上官婉兒與其母親鄭氏發配掖庭為奴,經過鄭氏及其家屬的悉心培養,上官婉兒不僅能吟詩作賦,也明達吏事,聰敏異常。

    公元677年,武則天執意擴大“內舍人”的規模,當庭考試,上官婉兒發揮的比較出色,于是,武則天下令給與其才人官職,免去奴婢身份,掌管宮中詔命。

    這的確是個技術活,當然,年輕貌美春心暗動的上官婉兒卻因為這件差事險些喪命。

    乞拔刀子詩

    武后有個愛好就是在會見大臣或男寵的時候,喜歡讓上官婉兒臥在自己案群之下做會議記錄,有一天,高宗和武后會見宰相李迥秀,婉兒俯首做著筆記,自然聽得清楚,循聲望去,果然是風度翩翩美少年,一時忘情。這事兒被高宗發現了,散會之后,武后拔出修甲刀活生生插進了上官婉兒的臉上,還不許拔掉。上官婉兒忍痛作了一首《乞拔刀子詩》,哀求武則天拔下刀子,武則天這才逐漸息怒。

    搜尋良久,終于在婉兒僅存的詩集中復原了這首《乞拔刀子詩》:

    麗日煦皇庭,清風拂龍臺。

    分明眼前事,依稀夢飄來。

    忽焉思散起,精移何神駭。

    罪奴當萬死,還乞龍顏開。

    也許此時的上官婉兒終于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和未來,聰明的婉兒于是學會了逢迎拍馬和弄權吏事。時間就這樣過著,婉兒為了掩蓋自己被黥面的傷疤,后為花子,也就是后世被爭相效仿的紅梅妝。

    當然,后世猜測那些因為婉兒與武后男寵曖昧不清被撞見然后黥面的故事只是后人的猜測,不足為憑。

    人生得意須盡歡

    神龍政變之后的武后被逼退位,李顯作為既得利益者決定論功行賞,在韋后的暗箱操作下,上官婉兒被拜為三品婕妤,后又升為二品昭容,就連她死去的母親也被追封,再沒有武后壓制的上官婉兒感覺自己的春天終于來了,于是,她開始盡情釋放自己對物質、權力、金錢、情色的危險欲望。

    在自己最得意的時代,婉兒有了自己的男寵——兵部侍郎崔湜四兄弟,你如何想象,四男一女的生活將是何等萎靡,婉兒過起了當年武后年輕時的生活,可她終究不是武后,她只是在夾縫中努力想要生存的小丑。

    站錯了革命隊伍

    在歷經一次次政變和動蕩后,上官婉兒決定拋棄韋后和安樂公主投靠李家。

    公元710年,李隆基聯手太平公主發動政變,殺進皇宮,盡誅韋后及其黨羽。而此時的婉兒卻深信自己不會有事,但是,這一次她錯了。

    和太平公主聯手并不意味著心向李唐,至少在李隆基看來。在李隆基心中,女官勢力已經深深地影響到了李唐宗室的未來,當婉兒向李隆基表功并款款下拜時,李隆基當即表示:“此婢妖淫,瀆亂宮闈,今日不誅,后悔無及!”,然后,手起刀落。

    上官婉兒死后,李隆基特意為她舉行了隆重的葬禮,而僅僅在幾年后,又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平墳運動,這的確讓人費解。

    后人揣測 兩次為妃

    在這個娛樂至死的年代,國人太需要娛樂的刺激來滿足自己的感官,于是,上官婉兒兩嫁皇帝,可是事實真的如此?

    從當年的掖庭為奴的冷峻手段到后來的黥面的嚴厲懲罰,哪一點也不能說明武后會允許自己的敵人成為自己男人的女人。

    事實只有一個,那就是唐代的女官制度分為妃嬪型和公務型兩種,很顯然,上官婉兒擔任的正是公務型的才人。

    當然,才人也是皇帝的女人,就像大臣是皇帝的大臣,因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原則上講,女官和宮女的性質是一樣的,愈來愈嬪御化的年代,她們都是嬪妃的備選,但在皇帝臨幸并且決定有所冊封之前,他們并不算是皇帝的老婆。

    武后一朝,女官的數量和質量瞬間升溫,她們和男人一樣,可以很好地處理政務,當然,在女主政治為代表的武后政權覆滅之后,那些曾經如日中天的女人們面臨著覆巢之下無完卵的結局。

    李隆基決定,清除女官政治,婉兒首當其沖。于是,李唐重新開始了男權的君主專制。

    沒有信仰的社會像一個貪吃而又慢慢長大的孩子,它需要源源不斷的更多的娛樂來滿足自己精神上的空虛,也許我說的都是真的,也許這只是也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分享到各大社區

欢乐斗牛棋牌下载 福彩排列7开奖时间 云南快乐10分计划 体彩海南飞鱼中奖条件 股票配资 排列五计划 最新版 赌场玩法种类大全 手机炒股软件排名 湖北11选5精准任5预测 老公隐瞒炒股亏了260万 手机时时彩自动挂机软